麦亚

blgl杂食向,cp洁癖,天雷:生子/单向性转 / mxtx
[党费计划]ing……

冬雨 荼岩架空日常 BY麦亚

冬雨 BY麦亚 荼岩架空文短篇
荼总总喜欢撩小安岩
补充说明一下:安岩高三,神荼二十二,两人在非常非常暧昧的暧昧期。

南方十二月的雨天,湿冷到了骨子里。

傍晚五点零五分,天色昏暗。黑白色人流从校门慢慢涌出,五颜六色的伞绽开在其中。

雨是冰冷的,接连不断打在神荼的伞上,再慢慢滑下,沿着伞沿滴落。他撑着一把普通的蓝格子大伞,脸处在伞的阴影之下。他站在校门口的对面街道上,目光搜寻着路过的学生。

没有看见他。

脑中再次描摹着那个孩子的身影,略大的校服,因为天冷了肯定穿得厚厚的。逐渐有了大人的模样所以后背也略加宽厚了起来,背上还背着挂着他最喜欢的动漫周边的褐色书包。他总能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他,正如现在。安岩正在路上东张西望,雨势不大,所以他就顶着书包挡挡雨。

好像没有看到他呢。

神荼下午去参与了一个应聘穿得很正式,因为突然下雨忙乱中没有来得及换掉,就穿着来接安岩了。他站得笔直,西装将他的身材烘托得格外高挑,活脱像男模一样,吸引路人不少的目光。

前面的两个女生笑了一声,指着马路对面撑伞的西装先生花痴傻笑。安岩顺着看去,那是……穿着,西装的神荼?

神荼盯着对面顶着书包的安岩,迈步向他走去。有雨滴斜落在他手背上,凉丝丝的。

“神,神荼……”

“嗯。”

“怎么今天穿着西装啊?”

“下午去面试了。”

神荼的伞刚好可以罩得下两个人,他走在安岩左边,手中的伞微微向右。安岩瞥到了神荼的小动作,他看着神荼道:

“神荼,伞偏啦。”

“没事。”

“啊?这可不行,你也要一点伞……”

说着,安岩握着神荼撑伞的手,企图将伞转正来。两手相触,安岩温热的手心感到一阵冰凉。

“你怎么忘了带伞。”

这是在责备安岩没带伞淋雨的行为,可语气淡淡的,完全听不出任何责备之味。神荼看向他,撑伞的手没有转。

安岩有点虚,脸感觉微烫,赶紧撤回了他的手。安岩看着神荼的蓝眼睛的时候,他总觉得好像在飘着碎冰的海面上游泳,不小心就会沉溺。所以每次神荼看他时他总有点不自在。嗯……怎么说呢,那个其实应该是叫害羞吧。

“没有看天气预报啦,不知道今天下雨……”

神荼长得很好看,这是安岩不可否认的一点,而且绝对是男神级别的颜值。神荼就住在他家隔壁,从小时候到现在,安岩早就听多了关于对神荼的赞美,相貌出众啦,成绩优异啦等等等等。久而久之,虽然没有正式承认,但在安岩心里,神荼确实算是他的小偶像了。

伞依然那样,也不知道神荼另一边的肩膀有没有湿。

走过一个拐角,对面走来了一对打着伞紧紧挨着的小情侣。神荼安岩往外靠了点,忽然间安岩好像感觉他和神荼距离变小了很多,西装挨着校服。忽的他懂了什么,红了大半张脸。

他肯定是故意的!

侧脸怒视神荼,这时神荼也正看着他。眸子里的蓝色流溢着不可察觉的些许的愉快,嘴角也罕见地微微上扬。

他的气焰被这一笑顿时给熄灭了,幸好有伞遮着,不然路人都能看见他那整个红彤彤的脸。

“……说好请吃饭的啊,就去那家吧。”安岩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餐厅。

“嗯。想吃什么?”

脑子立刻弹出了心心念念的菜名。

“爆炒鱿鱼!”像小狗兴冲冲索食的语气。

“好。”

二人走进餐厅,神荼去点菜,安岩则拿着伞去占位子。不一会儿神荼便端着菜回来了,吃货岩的目光便立刻被菜吸引得紧紧的,明亮的灯光下他的双眼起来好似夜空和闪烁的星星。神荼拿了一碟爆炒鱿鱼,一碟炒白菜,一碗金黄的鸡蛋羹,待他放在桌子上后,安岩简直迫不及待,用含有强烈期望的眼神看着神荼。

神荼道:“开吃吧。”安岩便夹起了一块鱿鱼往嘴里送,腮帮子在不停地嚼着。神荼给安岩舀了一勺鸡蛋羹,接着他才端起碗吃饭。

窗外阴暗的天空,接连不断的雨丝,来来往往的人流,以及宽敞的餐厅,饭菜也因明亮的灯光而颜色鲜艳,油光透亮,令人胃口大开,身体因进食温热的饭菜而渐渐暖和起来,以及对面西装革履的他。冬日的雨天里,能在寒冷的傍晚与他共进晚餐,实在是太美好了。仿佛时光缓慢了一般,忙碌生活间隙中的小美好洋溢于此。

真幸福啊。

这么想着安岩的嘴脸禁不住地向上扬起,神荼看了一眼吃着吃着便笑起来的安岩,安岩又笑嘻嘻地说道:“有鱿鱼吃实在太幸福了!”神荼眸子里倒映着安岩的笑容,仿佛有感染力一样,他的嘴角也不禁微微上扬。

安岩这是今天第二次看见神荼笑,稀罕至极。平时神荼面瘫的脸虽然好看,但是给人以一种孤傲冷漠的感觉。但是他笑的时候,就像是漂在海面上的浮冰遇上了暖流融化为海水,人情味也浓了许多,也更加的好看了。

安岩看着他有些呆愣,神荼不知道他脑袋瓜子又在想什么。小小的作恶心生起,于是他放下筷子伸出右手轻轻捏了捏安岩的脸颊,又趁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夹了最后一块鱿鱼放在他碗里。

END.
:P


评论 ( 20 )
热度 ( 77 )

© 麦亚 | Powered by LOFTER